是何用意?继三问区块链后人民日报再次发表数字货币文章

  《人民日报》于2018年4月16日发表了署名杨涛(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的评论文章《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经济透视)》,表示难以全面禁止数字货币,且数字货币在超主权货币探索方面是具有价值的实验。

  文章内容中首先指出,目前各国对于数字货币态度不一,有的“力挺”,有的谨慎研究,出现差异的原因包括政治因素、法律完备程度、数字货币认知角度等。

  文章谈到,数字货币作为新型的“私人货币”,使得“私人货币”对“法定货币”的挑战日益突出,“对各国货币当局的货币权力带来影响”。且在理论上,法定货币被私人货币所取代符合新货币经济学要义,历史上也出现过各种局部场景的私人货币。

  文章最后还指出,“虽然加密数字货币存在众多缺陷,但也是具有价值的实验,尤其是在超主权货币探索方面”,其面向的是数据时代的“交易基准共识”的发掘。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数字货币无法在支付功能真正落地,则只能离货币属性越来越远,或只是“昙花一现”。

  另外,“现有的货币、金融体系并非是自然演进的,而是法律限制或政府管制的必然结果”,数字货币的发展也离不开法律和政府的管制。

  《人民日报》此篇文章点出了数字货币的货币属性,其发展前途应落在支付功能,而非作为投机的数字资产。

  而近期,全球加密数字货币价格颇不稳定,比特币从去年底两万美元左右的巅峰一路跌破7000美元,又在一天内飙升逾11%。市场巨幅波动,各国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也有诸多差异。有的宣布将发行世界上第一个主权法定数字货币,表现出“力挺”姿态,更多国家谨慎观察,着眼于研究和引导。

  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面对数字货币“大杂烩”,各国的关注点可能根本就不相同。如委内瑞拉的“石油币”,本质更像是数字债务,而非货币。二是掺和了货币以外的因素,如国内政治、国际竞争等。三是数字货币在各国的“粉丝”规模与影响力不同,包括可能的负面影响,如灰色交易、洗钱等。四是各国的法律完备、监管严厉程度有异。五是各国的认知角度不同,有的关注其货币属性,有的则更倾向于作为类资产、大宗商品等。

  因此,探讨数字货币的内涵,我们必须厘清一些模糊的概念。比如,是央行主导的法定数字货币,还是民间非法定数字货币;是加密数字货币,还是货币电子化;是否属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劣币”。

  犹记得在2018年2月26日那天,人民日报整版报道了区块链相关资讯:《三问区块链》、《做数字经济领跑者》、《抓住区块链这个机遇》,三篇文章全面的分析了区块链技术、积极的肯定了区块链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并呼吁相关部门及时出台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扶持政策,人民日报的积极报道,让区块链产业迎来了一次新的爆发。

  人日最近是怎么啦?重大问题连续犯糊涂.先是官方喉舌竟然直接参与支持LGBT,接着又站台骗子满天飞的数字货币. @人民日报两学一做赶紧滚回去复习复习

  区块君看了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之后,得出的感受是:首先,人民日报必定是支持法定数字货币的,其次,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数字货币只能是属于商品或者说是资产的类型,而并不属于货币行列。因此其实质影响往往不在货币层面,而在金融市场与金融稳定方面。区块君认为,作为一个国家,货币必定是国家掌控范围内的,国家应该是不会允许私人作为货币主导权的,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商品、资产的话,国家或许也巴不得有这样一个产品,因为如果是作为资产、商品那必定是需要交付一定的税收的~而数字货币市场的繁荣,必定回给国家带来一定的税收利益,且国家必定也是会起到一个监管的作用,SO,貌似数字货币如果作为一个投资理财的门道,数字货币合法监管在中国指日可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