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之父愤然退位:再也无法忍受他们鄙视我的意见

  2018年 7月 12日,Python之父 Guido van Rossum发布社区邮件宣布,他将永久退出该语言社区决策层,原因是不想继续为 PEP继续艰难地斗争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决策遭到了太多人的鄙视。

  既然现在 PEP 572已经完成,我也不想为 PEP做这么艰难的斗争,因为有这么多人鄙视我的决定。

  我将从决策层中完全退出。我还会以一名普通核心开发者的身份继续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仍然可以为大家提供指导,可能 会有更多时间做这件事。但我将会给 BDFL(仁慈独裁者)永远放假,所以一切都靠你们自己了。

  我并不担心关于问题跟踪的日常决策或 GitHub。通常很少有人要求我提供意见,有也是无关紧要。所以就像往常一样处理就好了。

  我们或许能够将这些事情的过程写成 PEP(也许那些 PEP将形成一种宪法)。但我要试着让你们所有人(当前的提交者)自己独立解决这个问题。

  请注意,我们仍然会保留 CoC——如果你不喜欢那个文件,你唯一的选择可能是自愿离开这个小组。也许需要做出决策的问题还有何时把何人踢出群的问题吧(Coc还包括禁止这些人使用 python-dev或 python-ideas)。

  我仍然会在这里,但我想让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我累了,需要很长时间的休息。

  大家显然对 Guido van Rossum的离开很关心,纷纷在他的 Twitter账户留言询问。目前,他本人的推特表明 PEP 572已经被接受,他也对网友的关心表示感谢,觉得有点招架不来,并表示自己仍然还会继续 Python相关的工作。

  Guido van Rossum是 Python编程语言的最初设计者和主要架构师,生于荷兰哈勒姆,现居美国,曾就职于 Google公司。有人可能不知道,Python是时年 35岁的他在 1989年圣诞节期间,为了打发无聊的圣诞假期而开发的一个新的脚本解释程序,作为 ABC语言的一种继承。而他之所以选中 Python作为程序的名字,是因为他迷上了英国肥皂剧《Monty Python飞行马戏团》,以此纪念喜剧天才 Monty Python。

  Guido van Rossum被人们称为“仁慈的独裁者”(BDFL),指他仍然关注 Python的开发进程,并在必要的时刻做出决定。

  1980 年代末,他在 Centrum voor Wiskunde en Informatica (CWI) 的一个小组里面做开发工作,这个小组的任务是设计实现一门叫 ABC 的语言。ABC 的设计动机非常明确,希望其成为一门为非计算机程序员或软件开发者而设计的编程语言。虽然这些开发人员在自己的领域出类拔萃,他们还是对传统语言所有的各种局限感到诧异和不适应。根据用户的这个反馈,ABC 的设计者试图去开发一门新的语言。

  另一方,当时市面上几乎所有的 Basic版本都非常难用,这也是促成他们想要开发 ABC的原因之一。

  于是,70年代晚期和 80年代初期,ABC的作者们开始这门语言的设计工作。Guido van Rossum于 1983 年加入这个小组。但由于种种原因,ABC 项目并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功。Guido van Rossum事后总结,ABC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在于“在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在开发者和使用之间没有反馈的闭环。ABC最终是单行道的街道”。

  在这之后,互联网和开源运动改变了一切。那时,Guido van Rossum对在 ABC 上获得的经验教训记忆犹新,并决定设计一门简单的脚本语言,它将拥有 ABC 的优点,但却没有它的缺点。所以,他开始行动起来,实现了一个简单的虚拟机,一个简单的 parser,还有一个简单的运行时库,重新设计了 ABC 中每一个他喜欢的优点,并创造了一种用缩进来表示语句之间的结合关系,而不是用花括号或者 begin-end 块来表示程序结构的基本语言。同时,他开发了几个功能强大的数据结构:哈希表 (用来实现 dictionary)、列表、字符串,以及数字类型。

  Guido van Rossum将 ABC语言的优点全部融合 Python,并摒弃它的缺点,一门广受欢迎的编程语言就此诞生,成了名副其实的“当红炸子鸡”。他本人认为,他对 Python 的成功最有创新的贡献是让它易于扩展,而这也是 ABC 最让他失望的地方。ABC 采用的是单一囫囵的设计 (monolithic design),使得添加底层功能非常困难。

  关于 Python的最新动向,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其和 R 语言的合作这个消息。5月份,URSA 实验室宣布,“当红炸子鸡” Python 和“过气网红”R正式 展开合作,旨在让使用不同编程语言的数据科学家能够更轻松地协作,避免不同语言开发人员的过多重复工作。

  URSA 实验室将通过打造适用于所有编程语言的新标准,使与使用其他数据科学语言的人共享数据和代码变得更加容易。开发者们将这一行动称作为对“互操作性”的改进。Wickham 和 McKinney 已经一起创建了一个在 Python 和 R 中都可以使用的文件格式。

  Wickham 和 McKinney 表示,除了想让协作变得更容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促使他们展开这个合作项目:使用不同编程语言的开发者总是在重复解决同一个问题,却没能把他们从中学到的经验教训分享给其他人。

  对此,有网友对这次合作发表评论道:“这个真的蛮历史性时刻的”,不过也有网友调侃“两个最慢的语言正在合作”。不管怎么样,两种语言的融合还是会为技术人员带来便利这点不会错。

  从 Guido van Rossum的邮件中,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得出来他离开 Python绝不是带着心平气和的情绪走的,他也对 Python以后的管理机制留下了直击灵魂的发问:它会朝着哪个方向走呢?民主?独裁?无政府?抑或是联邦?而 Guido van Rossum对 Python的贡献,Python的支持者会记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