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越带领开源中国软件众包平台共迎自由开发者崛起的新时代

  互联网时代,一种新的用工方式在流行,这就是“零工”。如果你有一项技能,通过网站或APP,就能找到愿意为之付钱的用户。自此,在全职工作之外,也新增了一项临时工作,这种经济形态也被称为“零工经济”。

  中央政府曾多次表态,稳增长的目的是为了保就业,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形势下,“零工经济”显然具有积极作用。

  实际上,“零工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各国经济发生高失业率时的破坏性。以西班牙为例,现任中国农业银行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曾表示,西班牙经济状况不容乐观、失业率高企,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甚至在50%左右。从统计数据上看,西班牙社会应当处于极不稳定状态。但实际情况是,当地并没有因为经济负增长和高失业率而引发恐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益于“零工经济”解决的就业问题,很多年轻人尤其是高校毕业生都借助互联网创业,比如开个小店,这就比传统意义上的就业形式更灵活,解决了很多年轻人的生计问题。

  可见,“零工经济”是稳定就业的缓冲剂,“零工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增加了一国经济的柔韧性。

  多位对“零工经济”进行了深入研究的专家指出,零工经济是现在我国颇为风靡的“分享经济”进一步深化发展的表现方式。美国学者尼克哈诺尔就曾在一期《民主期刊》中指出,分享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定然会带来一个不受雇佣合动、工作地点、工作时间限制的自由职业者群体的崛起零工经济的时代旋即来临。

  零工经济在我国,尤其是在有相当专业技能要求的新兴服务业还处于其起步阶段,也就是“分享经济”时期,而且相对于美国、英国等国家而言,它对于国内经济整体拉动还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

  从分享经济的市场规模上看,2014年美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就达到5000亿美元,占美国GDP总量的3%;英国的分享经济在2013年已占GDP的1.3%,并预计在五年之内达到GDP的15%;但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才为1644亿美元,仅占GDP总量的1.59%。

  据《美国自由职业者情况》报告称,全美目前有5300万人从事自由职业,占就业总人数的1/3,其中约70%的自由职业者是软件工程师、设计师、律师等脑力劳动者,独立承包人多大2100万;另有统计显示,2000年~2015年,英国增加了140万家“微型企业”,2009~2014年,该国自由职业人数增加了110万,其中,自我雇佣者达73.2万人。而在中国,13.8亿人口中,仅有2000万自由职业者,其中主要是个体经营者或者淘宝卖家,脑力工作者占比寥寥。

  与新就业模式相应的法律、税收、社保机制还不完善,人们的思想观念还较为保守,没有一个统一的社会信用体系等多方面的原因,都限制了“零工经济”在本土的发展。不过在这些纷繁复杂的掣肘因素里,最亟需解决的,就是平台的缺乏!

  以软件开发为例,传统意义上,开发者进行开发工作需要安装部署一系列复杂的本地环境,需要购买一整套昂贵的CPU、存储设备进行支持,这往往是个人承担不起的。没有这样的工作环境,程序员怎么能脱离公司,以接零工、做私活儿的方式进行工作呢?

  随着云技术的不断发展,开源中国将整个软件开发所需要的代码托管、质量检测、代码演示等关键环节都搬上了云端,研发了名为“码云”的一站式开发云平台。开发者依靠码云能不依赖本地环境,仅需一个浏览器即可进行开发工作,大大降低了整个开发成本。所有“接单”的程序员,其所有开发过程都必须在“码云”这个云平台上完成。开发者在开发过程中所编写的源代码,及代码质量检测结果,代码演示效果等都可以通过码云实时呈现在发包商眼前。所以尽管这些干活儿的人不在身边,但他们每天做的任何事你都能实时监控。

  通过“码云”专业技术,开源外包平台,将项目从开发到交付的全过程都建立起一个对接包方、发包方都公开透明,便于量化评定的平台。

  开源中国具有多年辉煌历史,作为对本土开发者影响颇大的技术社区之一,拥有200万的注册会员,在国内,几乎每三个程序员就有一个使用开源技术社区。近200万开发者会员、大量活跃粉丝,保证平台人流量。200万注册会员,其中大部分都是开发者。社区内的开源软件库、技术问答、动弹等特色模块吸引了大量粉丝参与互动,成功提升了粉丝粘性,日浏览量超过350万次。在互联网“流量为王”的今天,良好的社区环境为开源中国众包平台提供了稳定的流量基础。沉淀8年,大牛云集,开源技术社区完全能够满程序开发的技术支持。

  依托开源中国的运营方恒拓开源公司8年企业外包服务所累积的丰富项目资源、管理经验,加之开源中国200万开发者会员的人力保障,“码云”的开发过程保障,软件开发众包终于得以最终实现。去年12月12日,开源中国众包业务完整上线万元,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众包平台上“试水”发包,恒拓开源的新业务,也进入了飞速发展阶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