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谷掘金网络文学百亿市场

  从《甄嬛传》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再到《琅琊榜》,随着网络文学影视改编模式的成功,国内网络作者这一素来低调的职业群体,瞬间成为许多人的新梦想。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光谷互联网文学高峰论坛现场,当红作家方想尚未写完的作品《五行天》版权以800万元惊艳成交,中国手游、乐逗游戏、腾讯页游等大鳄当场PK。

  什么样的文字最值钱?《琅琊榜》等是如何通过IP(知识产权或智慧财产)运作裂变出亿元产业链?我省本土网络作者群体境况如何?

  “繁荣了数百万年后,修真世界灵气溃散,一个立志成为剑修的少年从旧土中走进新奇的元力世界,坚守心中的理想,面对怀有恶意的元力者和凶狠毒辣的蛮荒走出坚定的步伐。”

  “就是讲一个男孩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上周六下午,在武汉花山一处静谧的房间里,国内当红网络作家、九江人方想显得一脸严肃,“整部作品大概在300万字,已经写了4万字”。

  一部尚处于构思阶段、名为《五行天》的网络文学作品,仅仅动笔写了个开头,方想就拿到了800万元的版权收入,“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三年内写完”。

  “我从来没想过网络文学能发展到今天。”IP运营方、武汉泛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吴漫坦言,起步于免费阅读,到如今“互联网+文学”模式,网络文学已经衍生出一个产业。

  不再局限于知识产权,IP已经被定义为智慧财产,包括著作权、商标权、注册或未注册的设计等无形资产。像《花千骨》、《琅琊榜》等当下热播剧均首先于互联网文学。

  “有了一定的阅读量和粉丝,作品就有了价值。”吴漫说,一部好作品的版权卖出百万元已不是新鲜事,“甚至有的版权能卖出上千万元”。

  以当前最为火热的《花千骨》为例,目前,该作品改编的电视剧的网络播放总量突破200亿大关,预估其整个产值将超过20亿元。

  “我们公司旗下的网络作家群体,身价加起来可能数以亿计。”在论坛现场,阅文集团副总裁朱佳直言,网络文学“大V”的一个IP版权动辄几千万元。

  到底为什么这样值钱?“作品完成发表,仅仅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最后能否成功,全看IP运营。”吴漫说。

  据其介绍,公司会分别负责与出版、影视、游戏、动漫、音乐等专业机构打交道,每年重点推广1到2部精品IP。“说简单点,就是全方位深度开发。”吴漫还是以《花千骨》为例介绍,这部数年前的网络文学作品,目前,不只是被拍成电视剧,各种版本的游戏和衍生品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产业,“游戏月流水就有两个亿”。

  据统计,整个2014年,国内网络文学的产值已经达到50亿元,预计今年有望达到百亿元级别,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正在悄然形成。

  值得一提的是,在品类繁杂的网络文学中,玄幻类题材最被各方热捧。“非现实类题材可以无限发挥,相对来说,进行深度开发的机会更多点。”吴漫如是说。

  目前,在起点、创世、塔读、晋江等知名原创小说网站注册的湖北籍作者达到8000人。其中,常年创作并获得稳定收益的有70多人,不乏当年明月、猫腻、郭怒等“大V”。

  “湖北籍作者群体还是蛮突出的。”阅文集团副总裁朱佳就告诉记者,湖北籍网络文学作家在各种富豪榜中都可以看到。

  在“2014年第九届作家榜”名单中,宜昌籍网络作家猫腻(网名)以年版税1700万元位列当年第6名;宜昌籍作家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去年版税收入也高达380万元,列第25名;潜江籍作家十二以作品《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以190万元为列全国第42名。

  昨日中午,在武汉东北郊某新建小区里,楚天金报记者如约拜访文学爱好者流风(化名)。

  2009年,从江城某知名211大学毕业后,带着对文字的迷恋,潜江人流风一直混迹于网络世界,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写作,“以奇幻为主,也会写点散文和诗歌”。

  “到现在,我也没有跟家里人讲具体做什么。”一头飘逸的长发、刚起床的流风麻利地给记者泡了一壶茶,“我最高一个月也就拿不到7000元,一般都在4000元左右”。

  码字近6年,流风坦言,一般情况下,10万字是一个坎,10万字后还没动静,基本就没戏了,“我身边这些写网络小说的兄弟,熬出来的屈指可数,挺难的”。

  对此,江城资深出版人田涯也坦言,靠在网上码字为生没想的那么容易,“大多数专职写手还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熬个几年很正常,出名也得看运气和包装”。

  据流风介绍,国内网络写手共分为仙、神等9级,全国“大神级”收入100万元的网络作家大概300人左右,“千字15元是小仙,20元是中仙”。

  光谷不希望自己缺席网络文学的盛宴。“目前,光谷主要人群是工程师,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在现场,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坦言,非常欢迎网络文学界“大神”到来,“光谷发展到今天需要有文化气质”。

  据其介绍,作为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到2014年,光谷文化与科技融合产业总产值达到590亿元,拥有相关企业500多家,“今年有望达到750亿元”。

  按照规划,在“十三五”期间,以光谷创意基地等为主体,到2020年,东湖高新区文化科技产业载体建设面积达到达到30平方公里,实现产值2800亿元,年均增速在30%左右。

  “武汉拥有不少游戏与动漫公司,期待文学IP能在这里擦出合作火花。”刚刚落户光谷,IP运营商、泛娱信息CEO吴漫透露称,目前,公司旗下作家现阶段粉丝量高达500万人,“据我们测算,这一产业在光谷至少能做到百亿元的市场规模”。

  方想:这部作品计划是写300万字,时间大概在3年左右。目前,已经写了4万字,开头部分还没有写完。其实,每天写5000字还是很辛苦的。

  楚天金报:这部作品版权交易达到800万元,接下来跟合作方会有什么计划吗?

  方想:作者的心声很简单,能够好好地写书,不要断根。对于我来讲,肯定还是比较专注于写书,和影视公司、游戏公司的沟通也很重要,我们昨天和他们聊了一下,对我也有很多启发,这确实给我一些不一样的概念和想法,我觉得很好,我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方想:其实,现实类题材的文学类作品也非常受到欢迎。可能在游戏等深度开发方面,玄幻类题材更加适合一点,毕竟在现实中,人们是不能随便穿越和变形的。另外,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看些轻松的文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出了丑闻先否认、瞪着眼睛否认;即便不直接否认,也要顾左右而言他,也一定要搬出些客观理由来,不管相干不相干,反正就是“死不认账”,这是一种病态人格。

  看吧,当600万通过“高频交易”获利20亿曝光,当“天才”徐翔登上被收割者的名单,当“国家”在救市时被当成笑话嘲讽,当巡视组密集进驻金融机构,接下来或许会讲出更多与股市有关的故事。

  “不是每个中国男性都能找情妇,因为这需要钱。”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捷玉说,“然而,如果你有钱有势,一个年轻漂亮的情妇就成了终极身份象征。”

  无论是哪种情况,一项新规遭到八成以上的人反对都是不该出现的事情,也是本可以避免的事情。这是一次教训,再次证明了“开门立法”的重要性,“开门立法”不仅需要立法者有充分尊重民意的权力自觉,也需要民众有充分表达诉求的权利意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