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创二代”秘笈:掘金朋友圈

  上周六,由省工商联、广东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等联合主办的2016年广东青年企业家新春创新行动大会在佛山举行。现场出席的400多名青年企业家多为省内亿元级企业规模的新生代创业者和“创二代”接班人,讨论的主题之一是“创二代”创新传承。

  在广东提出“双创”行动、民企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新生代创业者和“创二代”在推动企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肩负着使命不言而喻。对于企业传承,他们如何看待?他们怎样在“创二代”圈中交流,汲取创新养分?会议间隙,记者采访多名佛山“创二代”及其朋友圈,探求他们在创新传承上的探索。

  板寸头、无框眼镜、身材 “微胖”是新明珠集团副总裁叶永楷给人的第一印象。作为“创二代”,其父叶德林是中国一代砖王、新明珠陶瓷集团缔造者。从2008年开始,他以副总裁身份全方位地参与了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被视作未来总裁的不二人选,但记者对话叶永楷时,发现其说话行事低调、语句也尽量简短,极少接受媒体采访。

  随着以李兴浩、叶德林等白手起家的民企大佬们迈入知命之年,未来5~10年成为了第一代佛山民营企业家企业权力和财富交班期。根据此前共青团佛山市委和佛山市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佛山“创二代”创业与传承状况调研报告》显示,佛山“创一代”基本年过半百,90%正酝酿交班,4000多名青年“创二代”准备接班。

  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父辈光芒下成长的“创二代”被寄予重托。经常与佛山“创二代”打交道的广东金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劳伟文认为,与勤奋、传统的“创一代”相比,“创二代”普遍接受过良好机遇、眼光思维理念前沿,并善于在金融资本、互联网+领域“长袖善舞”。

  根据上述调研报告,佛山“创二代”选择继承家业(或继承加创业)的占到68%。

  记者发现,包括新明珠、蒙娜丽莎、美思内衣等制造领域企业,继承家业的接班人多不是“空降兵”,而是从基层开始磨炼经验。美思内衣有限公司董事长吴艳芬透露,大儿子是从车缝开始做起,从内衣的制作流程开始,再过渡到管理。

  与“创一代”往往具有广泛的人际关系相比,“创二代”往往被指人际关系上主动性不够。同时,传统行业竞争力降低也使得二代接班颇为艰难。不过,解决这个问题,在互联网共享思维熏陶下长大的80后“创二代”们选择整合“朋友圈”力量、实现资源经验的互享,来获取产品业态的创新、延伸产品价值链的动力。

  广东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汇集了来自广东各行各业信誉良好、企业有一定规模的新生代创业者或“创二代”接班人。该会的会长就是叶永楷,其“朋友圈”人物至少包括青联会会员福华集团总经理霍锡畴、丽日集团执行董事吴芳华、深圳蓝盾控股集团总裁童未峰等在内的“创二代”。而这些创二代及其企业,都是行业顶尖级企业。

  叶永楷表示,为了面对传统行业竞争力降低、跨界颠覆带来的挑战,青企成员经常一起抱团“走出去”考察。“去年到了浙江考察电商发展,今年计划将到江苏,还将到日本考察工业4.0”。叶永楷表示,这种联合和联谊对凝聚青商力量,推动创新创业大有裨益。另外,省内的青年企业家分会在每个区域、每个行业选择标杆企业就创新管理、创新传承等问题相互交流应验,以启发会员。

  70后的佛山东大包装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志华表示通过这种管理经验交流,跨行跨界知识的学习,让眼光思维变得更加开阔。另外,作为“创二代”云集的地方,企业创新传承也成为常常交流的议题之一。

  别人看着我们日子很舒适,实则很辛苦。当遇到与父辈有不同的经营理念时,会选择先沟通。”

  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种尴尬局面:我们离我们的目标仍非常遥远,真正的人工智能也离我们很远。尽管银幕中的科幻电影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形象,它们甚至已进化出了人的意识,但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世界中还不会出现。

  很难想象有一半人口的平等地位得不到事实上的承认,笼罩于一种落后、腐朽、畸形的观念中,这个社会能侈谈先进文化。所以真心追求社会改良的男公民,不能认为妇女问题仅仅是女性自己的事。

  一位上任不到一个月的证监会主席,对他做任何评价都为时过早,不够客观。毕竟很多事情的推行与叫停都不是他个人所能决定的。

  1998年推行的村级直选,最终只是乡村权力从旧式政治精英手中转移到新式经济精英手中。经历多次村级选举后,村民们对乡村选举最初的热情转变成对乡村政治的冷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