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举报法院泄露审判秘密 回应:很快会有结果

  陕西信合下属六家联社诉陕西建行债务纠纷案,历经7年的诉讼后依旧未结。信合方代理律师赵振凯指,其症结在于案件遭遇了太多干扰因素。

  曾“寄走了上百份举报信”的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甚至笑称自己就像一个“上访户”。

  今年2月的庭审中,建行方的代理律师当庭引述了一份陕西高院曾对此案的指导函。赵振凯指出,若该函件属于内部文件,就属审判秘密,建行拥有即涉嫌泄密,应当追责。他随即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

  “针对赵振凯反映的事,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很快会有结论。”3月31日,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向澎湃新闻如此表态。

  陕西信合下属六家联社诉陕西建行债务纠纷案,至今长达7年的诉讼程序中“意外”频出,官司久拖不结。赵振凯告诉澎湃新闻,此案案情简单,但案外干扰因素太多。

  最近的一次“意外”发生在2月5日:该案终审开庭时,建行方的代理律师当庭引述一份陕西高院对这起发回重审案件的指导函,以证明一审法院未按指导函意见审理。

  澎湃新闻在庭审现场看到,连审判长也对建行代理律师的发言颇感意外,称指导函为内部文件,并向建行代理律师追问该指导函从何而来。建行代理律师称:“一审就有,是客观存在的。”

  赵振凯称,发回指导函是指上级法院针对一审法院判决结果进行业务指导的内部函件,它体现了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业务的监督和指导,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下级法院必须遵从,但是从司法实践看,下级法院一般会采纳执行。

  《最高法关于保守审判工作秘密的规定》显示,上下级法院之间对案件处理的各种不同意见以及有关单位领导、党委的意见,一律不得向工作上的无关人员和单位透露,尤其不得向当事人泄露。

  “若该指导函属于内部文件,那就是审判秘密,建行拥有该函就涉嫌泄密,应当追责。”赵振凯质问:“本案在陕西高院、西安中院审理过程中,究竟是谁向建行方提供了指导函这一秘密文件,背后是否有利害关系?”

  3月30日,赵振凯向陕西省纪委、最高法纪检组等部门寄出四封举报信,希望尽快查明上述泄密事件,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

  赵振凯告诉澎湃新闻,除了前述四封举报信,他还打算向最高法院投书求助,希望能敦促陕西高院尽快审结陕西建行债务纠纷案。

  反映材料中,赵振凯称,本案从案发至今已超过16年未得到解决,陕西两级法院审理7年仍没有结论,每一级审判过程都超过法定审限。他还罗列了该案每级审理时长:一审7个月,二审19个月,发回重审一审22个月,发回重审后二审截至2015年3月已耗时13个月。

  这已是律师赵振凯第三次向最高法院求助,第一次求助是因为部分发回重审的案卷在西安中院“失踪”。 “最后不仅找回了案卷,西安中院还进行了整改。”

  3月26日,陕西高院发布文章称,将在全省开展为期5个月的隐性超审限案件专项清理活动。赵振凯在微博中转发上述文章,并配以评论:“千万不可走过场!”

  3月31日,澎湃新闻就上述事项致电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邓峰彬,邓峰彬表示,31日上午陕西高院已召开会议,院领导听取了汇报,并指定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